林黛玉人物分析结合情节,怎么评价《红楼梦》中的林黛玉的?

发布时间:

林黛玉人物分析结合情节

林黛玉人物分析结合情节

怎么评价《红楼梦》中的林黛玉的?

谢谢诚邀!

“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宝玉眼中这个漂亮的妹妹本是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的一株绛株草,得到神瑛侍者以甘露浇灌,后来成为绛珠仙子,听说神瑛侍者下凡投胎,为报答浇灌之恩所以跟着投胎还泪去了。这里对黛玉前世的交代,可以看出黛玉是一个知恩报恩,多愁善感的女子。

黛玉超凡脱俗,才情过人,似秋水芙蓉婷婷玉立,似夏日荷花清新淡雅。咏菊诗勇夺诗魁,其中"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更写出了黛玉对寄人篱下的哀愁、对爱情的焦虑、对未来的担忧。

黛玉知书达礼,心地善良,聪明灵巧。初进荣国府,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生恐被人耻笑了去。这里告诉我们黛玉的家教很好,识大体,顾大局。黛玉待紫娟形同姐妹,教香菱写诗知无不言,把宝钗、湘云等姊妹视如亲人,和谁说话都慢声细语,在她眼中人没有贵贱之分。

《红楼梦》中林黛玉具有怎样性格和才情?

在《红楼梦》中林黛玉赚了读者太多的眼泪,。她清灵清丽而又多疑多妒的性格和气质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林黛玉生性孤傲,天真率直,和宝玉一样都是封建道德的叛逆者。她是贾敏与林如海的独生女,小小年纪父母便先后离世。贾母可怜她孤独一人,便捷来荣国府抚养。虽然,封建礼教和世俗功利对她并无多大影响,仍保持着纯真的天性,我行我素,很少顾及后果得失。,很难融入周围的环境中。

她从不劝宝玉追求功名,也不会逆着自己的性子做事。以这种性格在贾府这样声势显赫的封建家族中自居,自然难以有好人缘。可是,寄人篱下的境遇却是不可改变的。因此,她至矜自重,警惕戒备,用率真与锋芒曲抵御,抗拒侵害势力。虽然在这种环境下生活,但黛玉的心是光明的。对于宝钗的引咎自责,她坦白地说:“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然我是最多心的人,只当你有心藏奸,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可见,她有一颗宽容的心,与机警规避,工于心计的宝钗相比,黛玉那么“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般的清纯。

林黛玉虽然率直,但并不鲁莽,相反,他她行事谨慎。这一特点她在初到贾府的描写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这林黛玉常听母亲说过,她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因此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唯恐被人耻笑了……”而她给人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自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就连王熙凤也感叹:“天下竟有这样标致的人!”

黛玉留给世人最深刻的印象却是他的多愁善感及年少才高。她内心敏感,情感脆弱。所以,林黛的泪是因为感动而落的泪,它表达着世间最真最贞洁的情感,是对异端的崇敬,也是对自身的怜悯。黛玉葬花便是她这一性格的典型写照。她不忍心看落花被玷污,希望它们“质本洁来还洁去”,她追问:“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于是她用锦囊收集落花,建立花冢,用“一杯净土掩风流”。从此,黛玉葬花也成了中国古典文学中最著名的一个经典,林黛玉的多愁善感也随之被曹雪芹渲染到了极致。

黛玉的诸多哀愁也借助于她的才气在她的诗词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她在词中注入自己的情感,注入自己的身世,表露自己的向往。一首《葬花辞》道出的是她一生凄凉的感情和对冲破封建礼教的渴望。 宝黛的爱情天真,无邪,但他们的恋爱却注定是一个悲剧。林黛玉赢弱的身体,孤傲的性情以及自定终身的行为都不是贾母所喜欢的。因此,宝黛的爱情与对封建家庭利益的维护发生了冲突,敏感多病的林黛玉必定无人可以依靠。于是,她怀抱纯洁的爱和对环境的怨愤永远的离开了尘世,实现了她的誓言:“质本洁来还洁去,不教污浊陷渠沟。

一个不适宜寄人篱下又不惯于处人多场合的黛玉,初到贾府之后,贾母对她特别爱怜,宝玉对她非常体贴,更使着小姑娘不懂得顺应环境。她内心抱着无父母姊妹兄弟身世孤零的悲戚而生活上却是不缺衣食供养,又不受到别人的制压。她原具有高人一等的才华,却又无人教以她人情世故。她不知道当时的家庭所需要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贤良女性,而说笑话,赏风月,作诗词等等玩意儿,不过是一般贵族小姐无聊消遣和多余的点缀,不消说更绝对不允许一个姑娘去自由恋爱了。黛玉在贾府成为一个锋芒毕露争强取胜的出众者,同时在精神上抵制封建社会所给予妇女的规范,结果担任了红楼梦中悲剧主题中的主角。

不消说作者对他的女主人翁是同情的:他赋予了她超群的口才,诗才和性灵,他使黛玉担负了讽刺人世的任务。对于那又蠢又聪明的刘姥姥,大家苦于无以名之,黛玉叫他她“母蝗虫,”对于画画低能的惜春,黛玉说这大观园盖才盖了三年,如今画起来,又要研墨,又要占蘸笔,画两年不为多。对于样样在行得令人讨厌的宝钗,大家毫无办法。当宝钗提出一张包括铁锅,水缸,箱子这许多画具的单子的时候,黛玉说恐怕连她的嫁妆也开上了吧?黛玉果然是最擅长于解颐的妙语,尖刻的讽刺,但湘云说她:“专挑人的不是”,“见一个打趣一个”,小红说她:“嘴有又爱刻薄人,心里又细,”袭人说:“我们一个丫头,姑娘只是浑说!”只见她口才所换得不是别人深重的反感。她用口去诅咒人间的一切卑劣庸俗,却不懂得用心去衡量,她随口撕裂了别人的脸面,也撕裂了别人和自己的关系。

林黛玉由于性格气质的原因,善于接近自然,体验自然。她内心的发展抽象,深细,养成一种别人所不能捉摸得到的意境生活。宝玉怕落花被人贱踏,把它们拾起来抖入池子里去。待黛玉却以为这样顺水漂流出去,外面很难保不污浊,不如把它葬入一个净土的花冢中去,使其逐渐淹化来的干净。她能这样细腻的体会落花的命运,所以一听到别人唱起那“只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便感动的心痛神驰,眼中落泪,而顺口吟成“侬今葬花人笑痴,它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名句。 黛玉虽然多愁善感,命运悲惨,但她的才气是不容忽视的,在众人中她的诗首屈一指。她的《咏菊》诗里说:“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她的《问菊》诗说“孤标做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雁归蛩病可相思?”这些诗句不但主观地寄托出黛玉自己身世之感,也客观地把诗题刻画的深入,极美妙。黛玉的诗才是从他她幽美绝俗的意境生活所升华而来。

从黛玉的生活意识与文学修养上,作者使我们看到中国封建时代闺阁中优秀的知识分子的风范。 作者表现林黛玉的出身,身体状态,性格特征,生活环境以及她和宝玉的情感故事,无不渲染着一种悲剧氛围。她在孤独的环境中成长,又匆匆地在孤独的环境中凋谢,正所谓“一缕香魂随风散,三更不曾入梦来。”而“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的严酷现实,正透露了在封建势力的包围中,具有叛逆思想的林黛玉所遭受的精神上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