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来偶遇的说说,2019年,你期待有偶遇吗?

发布时间:

有没有来偶遇的说说

有没有来偶遇的说说

2019年,你期待有偶遇吗?

嘿嘿,不瞒您说,真的在心底期待2019年能够有偶遇。

偶遇财神爷是我心心念念的期待和向往,最好是能够在财神爷的庇护下发一笔横财,一下子就能腰缠万贯,从此不用辛辛苦苦的起早贪黑去赚那几毛钱的小钱了。腰缠万贯之后干些啥好呢?去游山玩水,游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呢。

有钱了还该干啥呢,可得想好了,不然到时该不知所措了。嗯嗯,该雇个保姆。不对,是多雇几个保姆,一个伺候我吃喝,一个伺候我老娘,一个给我收拾屋里屋外,一个陪我购物。算算是几个?四个保姆对于腰缠万贯的人家来说,也够支使的了。

财神爷,快来跟我偶遇吧,求你了。

现在一些人到哪都会发微信说有没有偶遇,“偶遇”在他们心里是什么意思?

每个人对偶遇都有不同的见解,不同的偶遇,不同的期望,不同的事,不同的物,不同的人

你有没有偶遇一个人后就念念不忘的经历?

“偶遇”?我还真有过一位!事太久,物是人非,我几乎记不起他的全名,只记得姓倪。事情还得从头说起:83年8月某天,我坐火车到南京师大上学,车上人多,我让座位给他人,坐在自带行李上,一军人也没座位,我就让他一同坐,后又来一人,我看我座位上的人已下车,我就坐回去,没想同座位的两人加进来一人伸手把我推出去,发生争执,我也随手把那人推出去,坐在我行李的军人过来帮我,几乎要打群架,庆幸的是整个车箱的人都支持我“那位子本来就是这位小伙子的!”,那三人灰溜溜地离开座位站到了人行道,我们吃萍果拿出一把刀削皮,那三竟吓得提前下了车(后听一阿姨说的)。听说那解放军在马兰当兵,是回家探亲,到南京火车站一下车,他的朋友开车连同我一起接到靠近长江边上的“燕子机”,在他家住一晚,他有个好妹妹,晚上还给我端过洗脚水,第一次吃冬瓜虾米汤是在他家,他返回部队时还到南师大探望我。可我出车祸后,连全名都忘了,失去联系,太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