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钻石的电影,日本钻石游轮正在发生的事情,若干年后会不会拍成记录电影?

发布时间:

有关钻石的电影

有关钻石的电影

日本钻石游轮正在发生的事情,若干年后会不会拍成记录电影?

最近发生在“钻石号邮轮”上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事件,确实是一个很好的电影题材,因为在该油轮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包括日本政府在内的多个国家,都拒绝该船抵靠码头,对于油轮上的乘客,也采取了就地隔离的行动。

在“钻石号邮轮”于2月1号确诊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之后,日本厚生劳动省随即对全船3711人(2666名乘客,1045名乘务员)进行了健康状况调查,在调查完成之后,日本政府随即禁止所有乘客下船,要求他们在船上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结果导致“钻石号邮轮”上感染新冠肺炎的乘客数量,呈现出直线上升的状态。

从2月1日到2月11号,“钻石号邮轮”上的乘客中,仅有492人接受了较为全面的检查,其中确诊的人数则达到了174人,如此高的感染比例,哪怕是在国内也是没有出现的,而之所以在“钻石号邮轮”上出现,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钻石号邮轮”船只面积狭小,无法对病人进行有效隔离。

根据已知的资料记载,“钻石号邮轮”是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这艘油轮排水量为115875吨,长290.4米、宽37.5米,采取的是18层甲板设计,总计建有1337个房间,满载人数为2670人(另载船员1100人)。

如果单单从油轮的数据来看,这艘油轮不亏是全球顶尖的豪华油轮之一,但如果按照3770人的总人数比例来看,这样的面积就不够看了。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如果按照正常的防疫隔离标准来看,油轮上建造的1337个房间,根本就无法做到让每一个人拥有一个独立的房间。

这就导致了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即使有人感染肺炎之后,他也没办法获得一个单独的船舱进行隔离,而这正是疫情在“钻石号邮轮”上迅速传播的一个主要原因。

其次,在“钻石号邮轮”上,生活设施紧张,容易导致交叉感染。

除掉“钻石号邮轮”上房间不够的难题,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也导致了新冠肺炎在船只上的快速传播,那就是这些被隔离在船上的乘客和船员,所面临的生活上的巨大困难。

这些困难主要包括几个方面:

一是并不是所有的船舱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和盥洗设施,导致船舱内的人员不断地相互接触,使得交叉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大大增加;

二是由于船舱通道狭窄,导致人员无法避开新冠肺炎患者走过的通道,导致身体健康的乘客很容易接触到新冠肺炎病毒,从而大大增加了患病的几率;

三是邮轮上由于使用统一的中央空调系统,使得空调在进行送风的时候,也很容易导致新冠病毒随着中央空调传播到各个舱室,这也同样是新冠肺炎爆发的重要隐患。

正是由于以上几个原因,才导致了“钻石号邮轮”上的乘客,出现大规模交叉感染的几率大大增加,而这种危险的直观反映,就是“钻石号邮轮”上的新冠肺炎患者呈现出直线增加的态势,其数字已经超过了日本本土患者的数倍,而且还在继续快速增加之中。

很显然,在防治“钻石号邮轮”的新冠肺炎疫情的问题上,日本政府并没有勇敢地承担其自己的责任,反而将危机推卸于大门之外,在他们看来船上三千多名乘客都是隐藏的疫病携带者,担心他们一旦下船,政府将无法控制疫情的扩散。

正是由于日本政府的这种鸵鸟行为,才导致他们做出禁止乘客下船的决定,让这些乘客在船上自生自灭,虽然这样做有利于日本的疫情防控,但是这也等于是置“钻石号邮轮”的乘客生死于不顾,是典型的自私自利行为。

由此可见,日本政府在“钻石号邮轮”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上,老老实实地做了一会“鸵鸟”,而日本政府此举在国际上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

其中俄罗斯方面就专门就此事,指责日本的防疫措施搞得一团糟糕,很有点草菅人命的感觉,而对于俄罗斯方面的指责,日本卫生系统负责人也只能捏着鼻子予以默认,因为日本目前确实没有组织其相关人员和物资对全体船员进行排查。

在日本政府做出禁止船员下穿的命令之后,目前停留在“钻石号邮轮”上的乘客,其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因为他们根本就搞不清自己会不会在下一秒感染上新冠肺炎,也不知道自己身边是否已经有人感染了这个疾病,这种坐在船上等死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感到恐惧,相信在此次疫情结束之后,那些幸存下来的乘客会有大把的故事向世人诉说,而这些故事里,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将是其中永恒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