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剧相亲三人联唱马莉莉,历史上的一代沪剧宗师王盘声先生的人生经历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

沪剧相亲三人联唱马莉莉

沪剧相亲三人联唱马莉莉

历史上的一代沪剧宗师王盘声先生的人生经历是怎样的?

王盘声先生,沪剧宗师、名家、大师、泰斗,有名沪剧表演艺术家、沪剧王派艺术的创始者,著名的小生。他的唱腔舒展悠扬、潇洒飘逸,他的风格刚柔相济,传神真切,他又非常坚持、执著热爱,绝不懈怠。

2016年9月14日下午2点,王盘声在上海离世,终年93岁。当天早上就有点反应很慢,基本上没有反应,出生于1923年,是沪上有名的沪剧表演艺术家,他的代表作有《黄浦怒潮》,《金沙江畔》等,沪剧界向来有“十生九王”的说法,意谓十个沪剧男小生当中有九个是唱王派的,可以看出他对于沪剧影响力极大。有许多的观众也都是听着他的沪剧长大的,王盘声早在一年多前就因肺部感染而住进了医院,医治成功后就一直卧床休息。九月10日,王盘声的一众徒弟前来看望他时,老人家的精神还不错,但就在14日下午,老先生因脏器衰竭停止了呼吸,离世时走得很安详。

王盘声,他从15岁开始学戏,活跃在舞台有几十多个年头。1938年,15岁的王盘声到上海拜著名艺人陈阿东为师,陈阿东又称陈秀山,施派传人、申曲名家。并加入了“文月社\",当时文月社正在大世界演出,于是他有机会天天出入这南北戏剧汇聚一堂的大型游乐场,这对于他不仅大开的眼界,而且从多方面得到了丰富的艺术资料。

说起来是很简单的,在他15岁那年,那时王盘声一直是在农村的,他出生在苏州的郊区,比较偏僻,穷苦的乡村里,到了一定年龄,从前有个习惯,好像你总要学桩生意吧,将来要在社会上谋生,那时候就考虑到学什么生意呢,那是要去进工厂,或者进商店,要去学生意也不简单,一个要有熟悉的人介绍,第二个还要付一笔费用作为押金,但这个条件他都没有,怎么办呢,拿上海来说,他们也是举目无亲的,唯有一个,就是他的同胞姐姐,小筱月珍,他前两年已经在学唱申曲,在筱文滨、筱月珍组织的班子“文月社\",当时“文月社”是在大世界演出,那时就通过他姐姐的关系介绍他在筱文滨班子里陈阿东老先生,拜他为师,那时开始他也不懂什么,但是在旧社会讲起来,拜师要写关书,或者写三年,在三年当中,住是住在老师那边,帮老师做点事情,吃也吃老师的,但是在三年当中自己所赚的收入全部归师父收入,他那时拜先生是在“八.一三”的时候,“八.一三”以后,这一年讲起来开拓,思想已经开拓,那些旧的习惯已经没了,拜了先生以后,每天在开场之前他到大世界去,到散场后各归各回去,基本上是这样的。

学艺之初的王盘声并不引人注意,只能跑跑龙套等,于是美好的梦想被埋在心中,他从学艺敲板唱开篇做起,在侧幕边认真观摩老师们的演出,默默地记和背。他自言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学戏的方法,看戏、专门在剧场里看戏,想想看了一段时间下来,应该跟跟是会唱的,但是他可能是一个天资比较迟钝一点,第二个,他也不擅于交际,那时大概隔了两三个月,他们老师有一次叫王盘声到他家里去,他也不知道什么事,到他们家去,他叫了他的师兄帮他拉胡琴,他们师父就叫王盘声唱给他听、汇报给他听,在三个月当中你到底学到点什么,那时候他紧张了,因为他不大接触,看见先生这么说自己也很紧张的,实际上他也是不会唱,那么他说你随便唱什么,他们讲起来,从他们申曲滩簧讲起来,开始学总要学一个开篇,因为开篇是基本调、基础,有引子、起腔`甩腔、长过门`三送等等一些,曲、调都有的,那么舞台上演出基本唱腔都是属于这一个范围当中,因而开始学的时候总是学开篇,所以先生叫他唱给他听听、汇报,《三国》开篇会唱吗,自己不懂,《三国》开篇我不会,先生逼着他唱,但是他很紧张,他师兄给他一个一个拉,横也一个过门,竖也一个过门,意思是叫他唱,他急着唱也唱不出来,开口也开不出,他们师父看看要逼他也没用了,他说这样好吗,你不要唱唱词,哼调子。

他们沪剧当中习惯是“啥”比方“啥”过“啥”了,不是唱词、唱曲,但是他那时怕难为情,实在他也是老不出,都是屏住了`开不出口,师父看看逼下去也没用,他就说算了算了,叫他师兄把胡琴架子收掉之后,大家各归各回去,从此以后他们先生认为他这个小孩不出道,一个是他自己也忙,没时间来关心,就让它呆在这个剧场里,早出晚归、自己去学,当然学戏有几种方法,一种可以寻师访友,但是他因为确实是乡下出来的小孩,对这些都不懂的,一个怕难为情,交谈也不大多的,一直这样被搁着,但是碰到一件什么事情呢?

这个里面有个乐队,里面有个老先生,老先生一看见了他,就问这个小孩每天到后台来,这是谁啊?说这是陈阿东的学生,来学戏的。噢,他说这个小孩是不出道的,不是我看死他,这小孩要出道,至少要到民国八十八年,这个话他是这样说,但他听了确实是记在心里面,实际上也是对他的一个鞭策,王盘声从跑龙套、配角等到担任主角的他从未懈怠,他的身边总是带着一本小本子,随时记下对艺术的点滴品味。

在40年时,他借着一个机会,在春节的时候,人家码头上,有一种开年档,他就打了一声招呼,就到外面去跑码头,实际上也是去锻炼锻炼,通过码头上的舞台实践,也可以说是学点本事,所以在这个码头上,头一个码头到青浦,青浦到洋泾,洋泾到罗店,跟着这些小剧团出去,这当中对他来说确实有很多好处,讲起来是学到一点本事,当时剧团有个老先生叫徐鸿声,这个老先生很好,他晚上唱戏,白天教他,教了以后,晚上到台上去唱,这样逐渐逐渐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至少是说从不熟悉到熟悉,从不懂到懂,开始过了这个阶段、窍门,道道。另外一个,他可能自己脑筋也比较笨点,他经常有一本小本子,一直藏在口袋里,在公交车上坐着有一段时间就可以翻开来看看,想到什么问题就记在这个小本子上,回到家有空时再好好看看、分析分析,他有一个习惯,去喜欢或是去探索一些问题,他们的老先生以前教戏是这样的,老先生怎么讲自己就跟着老先生怎么学,但有时候老先生一句话讲错了,他们也就跟着一块错,然而他觉得不应该这样,他觉得先生教自己的东西自己应该弄懂,包括内容是不是懂,不懂的,如果他自己本人也不懂,唱给观众听,观众更是不会懂,首先自己要听、要懂。

在大概43年以后这剧团又发展了,文滨剧团又发展成两个剧团,一个是在恩派亚,一个是在大中华,两个地方,两个地方需要两套班子,这是就把他给提上去了,担任了主要的角色,一直到46年以后,文滨剧团就收缩成一个剧团了,有很多演员,像石筱英、邵滨孙他们就离开这个文滨剧团,他就正式担任了这个剧团的正场小生,通过演出《刘致远敲更》(《新李三娘》,原先是叫《白兔记》,《碧落黄泉_读信》这些戏下来,社会上有点影响的,应该说后来有一点成就的话,那就是时势造英雄的机会,假定不是如此,也许到后来也不会有这机会,所以在这当中演出一个《刘致远敲更》,一个《碧落黄泉-志超读信》这两个戏。

王盘声先生常常说,“我热爱沪剧,沪剧是我的生命,我愿为它献身一切。”这也是这位前辈艺术家其一生真实的人生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