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友鼎铭文翻译,为什么何尊铭文上的中或(中国)指的是丰镐而不是洛邑?

发布时间:

多友鼎铭文翻译

多友鼎铭文翻译

为什么何尊铭文上的中或(中国)指的是丰镐而不是洛邑?

宝鸡出土的国宝何尊说明成周中国指的就是洛阳,和你没有一毛钱关系!

我们中国国家博物馆和《宝鸡日报》,中国青铜器博物馆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知道西方人能不能看懂中文!

我是兼善,正经历史吹哨人,叫醒一个算一个!

“成周”指的是洛阳吗?

“成周”在西周的时候是镐京,在东周的时候是洛邑。

认为成周是洛阳的人,一般持有的论点有二:一是司马迁说,“周公往营成周雒邑”。二是何尊上的“中国”二字,认为是“天下中心”的意思,洛邑的地理位置,正好是天下的中心,所以成周是洛邑。

那么,我就试着从下面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

先说西周:

第一,从“成周”的含义看

东汉的何休在注解《公羊传》时说:

“名为成周者,周道始成,王所都也”。

成周,就是王所居住的都城,也就是王城。西周的时侯,镐京是都城。西周的所有周王,也都没有用洛邑作过都城。所以成周就是镐京。

第二,从目前出土的西周青铜器来看

带有“成周”二字的最多,有近百件。带有“宗周”二字的,有28件。带有“新邑”的,只有几件。说明在西周的时候,成周的地位最为重要。能有这么重要地位的,当然是都城镐京。

第三,从《史记》的记载看

《史记》在讲述西周初期的“三监之乱”时说:

“管叔、蔡叔疑周公,乃与武庚禄父作乱,欲攻成周。”

可洛邑在这时候还没有修建呢,何谈攻打成周呢?所以,成周明显指的是镐京。

第四,从周公自己说的话中看

《史记》上说,“周公在丰,病,将没,曰:必葬我成周,以明吾不敢离成王。”

司马迁在写这件事的时候,用的是周公的口气,也就是说,这句话是周公自己说的,“我死以后,一定要把我葬在成周,以表明我不敢离开周成王”。那么,周成王当时在哪里呢?当然是在丰镐。所以说,成周就是镐京。而且,镐京附近的“毕原”,是西周王室的陵地,周公旦不可能把自己葬在遥远的洛邑。最后,周公旦被葬在了他父亲周文王的墓旁。

第五,关于“周公往营成周雒邑”

这句话是司马迁自己说的,他是站在东周的角度说历史。一方面,这里的成周,是都城的代称。另一方面,洛邑在东周的时候,被称为成周。所以,这句话是说,周公为了实现武王的遗愿,去洛邑营建一座新的都城,而不是说洛邑是成周。

第六,关于“何尊”的铭文

“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宅兹中国,自兹乂民”。

“唯王初迁,宅于成周”,字面的意思是说,周成王迁都到了成周。但是,并没有明确说成周是哪。那么周成王从哪迁到了成周呢?《史记》上说:

“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又说,“成王在丰,天下已安,于是周公作周官”。

这两处明确指出,周公在摄政期间,周成王住在丰邑,周公旦在镐京办公。当然,这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两城很近,只有一河之隔。所以,“唯王初迁,宅于成周”这句话,是说周公旦还政给周成王以后,周成王从丰邑迁到了镐京,登基作殿,成周就是镐京。而不是说周成王迁去了洛邑。

再说“宅兹中国,自兹乂民”。关于“中国”二字,《诗经》中的《民劳》,就有“中国”这个词。

“惠此中国,以绥四方。惠此京师,以绥四国”。

意思是说,要爱护京城的老百姓,以安抚四方的诸侯。诗中先说中国,再说京师,这明显是重复的修辞写法,中国就是京师,指的是“王畿”。这个“中国”是相对于“四国”也就是四方诸侯而说的。周王当然认为,他居住的地方才是天下的中心。所以,铭文中的中国,指的是王权的中心镐京,而不是地理中心洛邑。“宅兹中国,自兹乂民”说的应该是,周成王在镐京营建宫室,管理天下臣民。说的并不是营建洛邑这件事。

下面再说东周

《公羊传》上说:“成周者何?东周也”。成周就是东周,再说明白点,在东周的时候,成周才指洛邑。西周灭亡以后,周平王东迁到了洛邑,建立了东周。西周时的成周镐京就废弃了。而西周的后人,也就是东周人,难忘旧都,就把洛邑称为了成周。

总结:

在西周的时候,成周是镐京,宗周是周原。在东周的时候,成周是洛邑。